从IT服务到数字化服务的南天信息

  时间回溯至上世纪90年代,此时中国IT服务商仅以“两联两天”四家企业为代名词,且均以金融行业为业务立基点。而其后的30余年中,联想分拆成立神州信息,中联和长天两家公司先后被收购。只有南天信息未经大起大落,1999年深交所挂牌,成为中国最早一批的上市IT服务商,并始终坚守在第一阵营。

  这就是南天信息,一家相当稳健的IT服务商。当然,在从IT向DT转型的时代节点上,稳健的南天信息也有活跃的一面。而问题由此而来,为何南天信息“既是IT服务商,更是数字化服务商”,两者有何区别?同时,以“数字化服务商”为全新业务定位,是意在“去金融”化烙印,还是其在强调金融领域所积累的能力?

  对比此前南天信息IT服务商的业务定位,徐宏灿认为,IT服务商核心价值为IT能力,以IT能力支撑用户现实业务诉求;数字化服务商则是将用户数字资料,盘活为数字资产,并与用户共建创新商业模式,创造新增价值。总结而言,IT服务支撑用户业务系统,数字化服务则是以结果为导向,是将科技与用户业务深度结合。

  正是基于数字化服务商的全新定位,南天信息业务身份也在一分为三。“数字化服务商既是数字化解决方案的提供者,又是用户数字化转型的咨询服务商,还是数字化平台的运营商。”徐宏灿说。

  举例说明,南天信息已为云南省51所中学提供智慧教育服务。在此模式中,南天信息就已体现出典型的数字化服务商价值。其提供电子阅卷解决方案,同时又参与到智慧教育平台的运营中,针对学生考试中暴露的薄弱知识点,进行大数据采集,并为每名学生定制学业分析报告。

  由此可见,南天信息业务模式,正在从提供IT端到端解决方案,延伸至数字化平台运营,以及业务咨询服务。而业务领域也正在从金融,延伸至政府、交通、教育等诸多行业。

  对此,徐宏灿表示,南天信息一直以“金融信息化行业领先、信息技术产业一流”为发展定位。定位包括两层含义:其一,在金融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其二,在其它领域南天信息也至少要进入第一梯队。

  首先分析金融领域。应该说以背景和能力,南天信息均已具备金融数字化服务商的条件。中国IT信息化建设以金融行业起步,企业数字化转型也同样从金融行业起步。兴业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光大银行等已先后公布科技银行战略,并投资成立独立的金融科技公司,即是此方面例证。

  而南天信息服务于国内数百家金融机构,也参与了诸多数字金融项目建设。对此,徐宏灿表示:“银行正在成为持有金融执照的科技公司。而南天信息希望以科技能力入股,与传统银行合作,共建新型科技银行。”

  受到互联网企业的冲击,传统银行面临客户流失、存款搬家、技术迭代慢等一系列挑战,而南天信息参与建设的科技金融体系,则是以互联网化、移动化、智能化为标志,重塑银行业务流程,在传统银行体系之外,再造一家平行的科技银行,实现银行金融业务的双轮驱动。

  此为南天信息在金融数字化服务领域的能力和定位,而另一方面,南天信息也正在将金融数字化服务能力,释放到其他诸多市场。通常而言,专注于单一行业的IT服务商,天花板即是20亿元,并非企业能力不足,而是市场空间所限。

  “选择赛道很重要,金融科技处于快速发展中,但例如教育、交通、平安城市、智慧城市等赛道,也可容纳科技独角兽的存在,也同样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主赛道。”徐宏灿说:“南天信息属国企序列,但也是一家思想开放的企业,我们可以支持孵化内部团队,进行二次创业;也可以借助资本手段,投资参股或收购行业中领先的公司。”

  其实,从2016年开始,南天信息已经在智慧城市、平安城市、交通、教育、智慧党建等相关领域进行布局。举例说明,南天信息智慧交通年业务收入已经近亿元,历时两年研发的“基于SOA的南天轨道交通智能票务系统”,在昆明地铁3号线中已正式投入使用。

  由此可见,南天信息多元化的布局正在形成,而能快速完成此布局的原力,则是此前30余年沉淀的软件能力,以及基于具体应用场景的IT架构能力。举例说明,南天信息大数据客户画像解决方案已应用于国内诸多金融机构。该方案对海量用户交易数据进行深度分析,构建客户全维度用户标签,从而使金融机构精准地把握用户喜好与需求,快速推出创新产品,以及移动互联网式的金融服务。当然,同样的精准营销思维,同样的大数据能力还可应用于零售、互联网等领域。

  仍是基于大数据场景能力, 南天信息金融风险控制解决方案,可监控资金在银行账户之间的流动,防范金融诈骗。该解决方案首先应用于金融领域,但同样可以应用于智慧警务、运营商反欺诈的数字化服务领域。

  再观察南天信息在云计算领域的基础能力。传统而言,金融企业对云计算体系架构态度相对保守,但南天信息在国内诸多IT方案商中率先走出第一步。南天信息已推出云计算核心业务系统(OFP Cloud-CBS),推动传统封闭架构逐步向开放分布式架构转型,以x86服务器云架构,逐步替换大型机、小型机体系。

  该系统已率先应用于国内某大型商业银行。在第一阶段,南天信息以云架构和SOA,基于开放平台下小型机集群、x86服务器的集群,在性能、吞吐量、可靠性与服务连续性保障方面都达到甚至超越传统模式下大型主机的能力。而第二阶段,南天信息还将推动全新的基于微服务的分布式处理架构,进一步实现应用的全面云化。应该说,在银行核心系统开始迁移至开放云计算平台时,南天信息在此方面的能力也同样可以复制于交通、社保、保险等关键计算领域。

  最后说一句,2017年南天信息营业收入达到23亿元,已位列国内顶级方案商行列。但从金融电子化,到金融信息化,再到如今的数字金融、科技金融,应该说其身上一直有很强的金融烙印特征。此为优势,并不是局限。

  南天信息正在将IT服务能力,创新为数字化服务能力,正在将金融数字化服务能力,复制为诸多行业的数字化服务能力。其很稳健,但不保守;很活跃,但不激进。从IT时代,到DT时代并非一步之遥,但南天信息已率先走出了第一步,而且其实践至少已证明,企业数字化转型已经近在眼前,已经在创造全新价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