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南门领华数码广场易主 实体商家坚守中寄望未来

  尽管蒋红新仍兢兢业业悉心经营着数码城一楼红星通讯的铺子,但他清楚东家已易主,他打了8年交道的领华数码已从此退出江湖,如今接手的是更有底气运营更有经验的股份制国企赛格,他内心急切期盼着新东家的整改配合着交通改造的完成,能给死气沉沉的数码广场注入一些新活力,让和他一样被电商冲击得近乎崩溃的实体店主觅得一线万平方米数码城易主整体招标赛格脱颖而出获得经营权

  2008年5月1日,配合着新文化宫的改造,一座2万平方米的综合体被打造成当时炙手可热的数码广场,开门迎客。市场正火,综合体内被分割的500家数码店铺一下租满。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配套齐全的综合性数码广场,更让领华数码城一度在南门独领风骚,经营得风生水起,星巴克专题阅读)等商户即将进驻。

  2016年5月1日,八年租约到期,数码城内已是另一派景象:二楼至三楼大多店铺空关着,仅一楼还能撑撑场面,数码市场的凛冽寒冬让领华的创始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受电商巨大冲击的实体数码店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做下去?尽管举步维艰,一批和蒋红新一样的数码实体店主仍在苦苦支撑着,他们不能接受数码市场完全被抛弃的结局,最终,整座数码城宣布对外公开招标。

  如今担任重建赛格文化广场重任的杨丽群最初在领华开业时,作为元老,参与了整个项目的打造。她清楚地记得,领华在前四年的盛况。“所有的店铺都很轻松就租出去,甚至还有高价转租的,铺子吃香得很。”她认为,那时候正是数码市场最巅峰时,被他们赶上了。在领华一楼做生意的蒋红新也对那段时光念念不忘。“那真是好日子。那阵子杂牌机火爆啊,一台1000多元的手机,利润足有两三百元。”他说,那个时候只要店开着就不愁生意不上门,比如眼下的开学季,若在8年前,他一个人绝对忙不过来,一天二三十只手机轻松卖,店内一度请了三四个帮手。

  2013年年底,网络电商异军突起,威慑力慢慢在数码市场蔓延,拐点随即出现。“不是一点点往下沉,好像突然之间就来了一记重创。”杨丽群说,按照销售的跌幅,可以用“断崖式滑坡”来形容,短短三年,数码市场的整块蛋糕被电商抢走了起码一半。“真的一年比一年难做,我们现在做数码的比服装小店还不如。”蒋红新说,现在大家都爱买品牌机,由于成本的可控,电商将品牌机的价格一拉再拉,实体店怎么办?只能跟进,但跟进,意味着牺牲利润,如今卖一台手机只赚10块、20块,他也得做。到了眼下的开学季,最好一天也顶多卖出四五只手机,生意萧条,提不起劲来。“我觉得已没必要再去门店选购,打开品牌官网的网上商城,货品一应俱全,售卖的是全国统一价,足不出户点点鼠标就能拿到手了。”数码发烧友小艾就说,他的苹果6s、iPad都在苹果官网上购买,再费周折去数码店纯属多余了。小艾还说,跟他同样想法的,年轻人中很普遍。

  在电商的强势夹击下,数码市场的一蹶不振从2013年年底现多米诺骨牌效应,数码实体市场生存遭遇前所未有的考验。干将路友通数码对面的2万平方米华海进入关张节奏,从楼上关起,如今已彻底退出市场;观前街和干将路的友通数码逐渐空出越来越多的铺子;石路百脑汇一直调整,却也经营得格外吃力;美好广场全国数码连锁一丁集团遭遇破产;这家南门工人文化宫的领华数码二三楼空出了三分之一店铺,500多家数码商家,仅残存200家。

  放眼望去,数码市场的清冷毋庸置疑。在苏州已有多年根基的赛格,在新区和园区各有一家门店。其中2006年开业的新区赛格电子市场,主营批发,10年来积累了一定的品牌效应和客户基础,尽管这两年状况不佳,但尚有赢利;而2014年开业的园区赛格生活广场,经营则并不理想。业内甚至一度传出质疑声:如今线上对线下的冲击波已相当生猛,购物中心的去百货化、去数码化将成趋势。

  那么,赛格为何逆市而为?“首先,这是赛格总部出于在苏州战略布局的考虑。”杨丽群觉得,上市公司背景的赛格相比单打独斗的商家,抗风险能力更强,而且在全国多家连锁店可通盘结算,有些赚、有些亏,总账能赢利就行。其次,如今的数码广场已不是过去意义的数码类产品一统天下的局面,异业正从辅助成为主业,比如园区赛格,数码类仅占三成比例,其余多为餐饮等休闲娱乐体验类业态。

  不仅大商家在考虑生存转型,小店铺也有自己的理念:蒋红新就向新老客户祭出服务牌,维修、更新软件、教会各种功能使用无论需要什么服务,他都免费提供,电商无法提供的周到服务、体验式服务就是他的重中之重。“很多人买方便了,一有需求,就来电话了,家里亲戚朋友都会找上来,这样就积累了一批客户。”他笑说,忙是忙,但得到消费者的认可,他觉得就掌握了核心竞争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